首頁 > 文化子長 > 正文

趙通儒簡傳

在線投稿  投稿信箱:[email protected] 新聞熱線:0911-7113713
時間:2019-03-05 17:03:33   來源:子長新聞網    點擊數:
手機網:http://3g.sx0911.com
   趙通儒,字仰普,化名宋之元、匡中等,綽號聾子、博士、圖書館。陜西安定(今子長)縣人。1910 年生。1924 年在綏德四師加入社會主義青年團,為陜北入團最早的十人之一。1925 年轉黨。1926——1927 年底,任中共綏德地委常委、青年委員兼團地委書記等職。1927 年春,在他建議并操作下,中共綏德地委將陜北 23 縣教育局長全部換成黨團員,使我黨完全掌握了陜北的教育陣地。同時,他反對地委領導人公開黨員的錯誤主張,堅持隱秘,準備逆境,使大革命失敗后黨在陜北未受到徹底摧殘,保存了黨員干部和群眾。這兩個因素,成為陜北黨從 1927 年堅持到 1933 年底土地革命大爆發的主要原因。大革命失敗后,陜北黨組織與北方局、陜西省委失去聯系,趙通儒成為被井岳秀通緝的第一位共產黨人。他冒著生命危險,在未得到上級指示的情況下,主動工作,只身抱病,赤手空拳,奔走各地,重建了近 20 個縣的黨團縣委、區委及支部,為黨在陜北的生存,做出了續絕存亡的貢獻。他首先恢復了綏德黨團縣委及下屬五個區委,參加清澗起義未果后,遍走綏德、橫山、米脂、榆林、神木、府谷、佳縣、吳堡等地,又給三邊、延安、安定、清澗等處寫信,恢復了各地的黨團縣委、區委組織。1928 年初,趙通儒在綏德與省委派回的杜衡接上組織關系,商定成立陜北特委,并全面承擔了籌備工作。春,中共陜北各縣第一次代表大會在綏德西川南豐寨古廟召開,成立了中共陜北特委和青年團陜北特委,趙通儒任特委農運委員兼綏德縣委書記。夏,他領導綏德人民開展了城區農民抬龍王斗縣長、四十里鋪抗雜稅、義合抗煙畝等斗爭。秋,在米脂中秋節事件中,他最早發現敵情,主張轉移,遭杜衡反對,致使杜衡、焦維熾、賈拓夫被捕。危急關頭,他沉著應對,組織人員轉移文件,安置代表,處理善后,召集未被捕人員在苗家坪召開會議,恢復了特委工作,保全各縣未受破壞。1929 年初,趙通儒籌備、參加了中共陜北各縣第二次代表大會(張家渠會議),會后任特委職委、南路特派員,領導清澗以南 13 縣的
工作 ;兼任清澗中心縣委書記,全面負責清澗、安定、延川、延長、延安 5 縣工作。不久,與謝子長、白明善等召開清澗高杰村會議。之后,主持召開清澗 5 縣(區)委書記聯席會議(耙子山會議),推動了各縣工作,策動了后九天起義。1930 年農歷正月上旬,趙通儒與謝子長、白明善等召開安定棗樹坪會議,被任命為陜北特委派赴河北代表,赴北平尋找北方局,恢復與北方局的關系。他不負重托,于農歷四月就恢復了北方局與陜北的直接聯系,還在北方局幫助下恢復了陜西省委,并恢復了陜北與西安、北平的關系。后又恢復了上海黨中央與陜北的關系,建立了江西中央蘇區與西北的聯系。
   趙通儒在北平學習工作五年之久(1930 年春——1935 年春),公開身份為國立北平大學俄文法學院(后改為法商學院)學生,先后在中共順直省委、河北省委、華北赤色互濟會黨團等部門工作。他一邊刻苦學習,秘密工作,一邊公開活動,把許多來北平的陜北青年學生打入全國各地,還為陜北輸送了很多干部。1930 年冬,他將白明善、謝子長調到平津,參加了清算盲動路線的會議。九一八事變后,他首先提出抗日主張,策動青年學生發起“臥軌”“請愿抗日”運動,后來一直蔓延到華北、華南。1932 年初,北方局迭遭破壞,李馥華、李力果等黨員向河北省委、北方局建議,由趙通儒出面負責北方局工作,并推舉李馥華當面征求意見。趙通儒婉拒了同志們的好意。1933 年春,趙通儒奔赴冀東,在國民黨 84 師高桂滋部參加了長城抗戰,并在該部中樹立了威信。他和喬國楨把上海受訓的謝子長、閻紅彥要回北方,一起參加了察哈爾抗日同盟軍。趙通儒提
出了“抓基本群眾”和“向冀東 22 縣發展,擴充武裝”的正確意見,未被接受,返回北平。察變失敗后,他接應、安置了謝子長、白堅等同志,分析全國形勢,促成謝子長下定返回西北的決心。
   1935 年春,趙通儒任北方局派赴陜北特派員,回到陜北蘇區,傳達了中央《關于將土地革命與抗日運動聯系起來的決議》,以及要陜北給北方局送人送錢,接濟北方局渡過困難的指示。之后留在蘇區,領導開辟了經濟戰線的工作,任陜北省蘇維埃國民經濟委員會主任,主持成立了財政部、貿易局和銀行,發行了鈔票,推動根據地經濟戰線各項工作邁入正軌。延長解放后,他頂住了破壞石油廠的錯誤命令,釋放外籍技術人員,保護了石油廠,粉碎了敵人散布的共產黨“只搞破壞不搞建設”的謠言。
    1935 年秋,趙通儒順應人民意愿,三次請纓解放瓦窯堡,終獲同意。西北工委成立瓦窯堡革命委員會和瓦窯堡圍城總指揮部,任命趙通儒為主席兼總指揮。他組建了西北軍委警衛團,靈活運用人民戰爭方法,圍困解放了瓦窯堡這座陜北軍事重鎮和中心城市,壯大了西北紅軍,籌款 10 萬余元,取得了與勞山戰役齊名的空前大捷。
    瓦窯堡解放后,趙通儒任陜甘晉省委宣傳部副部長、陜北省蘇維埃秘書長兼國民經濟委員會主任、瓦窯堡市副市長等職。黨中央進駐瓦窯堡時,他擔任迎接黨中央的招待委員會主任和歡迎委員會主任,妥善安置了各中央機關,解決了衣食住行等問題,保證了黨中央的休養生息。中華蘇維埃共和國西北辦事處成立時,趙通儒任辦事處秘書處處長。
     趙通儒還是陜北同國民黨進行統戰工作的開拓者。瓦窯堡圍城前,受命以西北黨政軍全權代表身份,與駐瓦窯堡的國民黨軍 84 師 500 團團長李少棠談判,成為西北革命史上的創舉。黨中央進駐瓦窯堡后,被任命為中央白區工作部北路工作處處長。外交部成立后,又被任命為北線主任(南線主任為李克農),負責對 84 師高桂滋部和 86 師井岳秀部的統戰工作。
     1935 年底,趙通儒三次與 84 師代表秘密談判,達成了秘密文字協議。中央政治局對這一成果高度重視,毛澤東親筆致信高桂滋。后來,84 師雖沒有“通電起義參加紅軍”,但實現了停止內戰,穩定了根據地的北方戰線,為紅軍東征和西征解除了后顧之憂。
      紅軍西征時,趙通儒被調到陜甘寧省委,后被高崗調去從事蒙古族工作,成為我黨少數民族工作的開拓者和重要領導人。1936 年任中共蒙古工作委員會委員兼秘書長。1937 年任中央少數民族工作委員會蒙民部副部長。1938 年 11 月,陜甘寧邊區黨委成立中共伊盟工委,趙通儒任書記,對外稱八路軍留守兵團駐伊盟聯絡參謀處上校參謀主任。1939 年底調回延安。1940 年任延安蒙古文化促進會常務理事,蒙古文化紀念館館長,東亞各民族反法西斯大同盟主席團主席。1941 年 8 月,任陜甘寧邊區政府民族事務委員會主任。1945 年 2 月,西北局重建伊盟工委后再任書記,兼邊區民委城川辦事處主任、民族學院主任。1946 年 10 月因起義部隊反水被捕,押送榆林。獄中囚禁三年,堅貞不屈,備受折磨,身心受到嚴重摧殘。1949 年 2 月獲釋。
      趙通儒出獄后,經組織嚴格審查,恢復了黨籍。西北局擬派他到城工部工作,任西北局統戰委員會秘書長兼統委委員,東北局擬派他到綏遠省委、內蒙古黨委工作,均因病未能就任。1949 年 9 月初,趙通儒到北京向中央人民政府秘書長林伯渠報到,被安排到全國政協工作,后被中組部取消了任命。參加開國大典后,趙通儒先去東北住院治療,1950 年 2 月返回西安,被安排到中央第二黨校休養,1952 年底轉西安常寧宮西北高干療養院休養。1953 年 7 月 28 日,被任命為最高人民檢察署西北分署秘書長。
       趙通儒在榆林獄中備受摧殘,大腦被注入毒劑,患上了嚴重的“幻聽”“幻視”病,終生未愈,逐漸發展成為嚴重的“偏執型精神分裂癥”。病情驅使下,他屢有異于常人、悖于常理的言行。他對中央重用起義人員的政策頗有微詞,因此被視為“對組織不滿”,受到嚴肅處理。1954 年 6 月,西北行政委員會機關黨委作出“關于批準趙通儒退黨的意見”,7 月上報西北局,經中央批準,宣布開除黨藉,8 月送回高干休養院休養。休養期間,他寫下大量珍貴的黨史資料,將中國共產黨在陜北的奮斗歷史,生動完整地記錄下來。
       1957 年后,趙通儒因家庭問題,再次受到嚴肅處理。1958 年 12 月,陜西省人民委員會作出決定,將趙通儒的待遇由行政 9 級降為 15 級,并著其回家,每月由縣供給。1959 年 1 月 2 日,趙通儒在子長縣接到處理決定后,決定去北京申訴。途經內蒙伊克昭盟時,遭人控告,被帶回西安。6 月 13 日,被送到周至國營農場余管營站勞動教養,1961 年 9 月 16 日解除勞教。1962 年 1 月 28 日,陜西省民政廳介紹趙通儒回子長縣養老,列入編外人員,按行政 17 級待遇,每月發給生活費 101.5 元。趙通儒先后向烏蘭夫、習仲勛副總理寫信反映情況,請求幫助。在習仲勛同志關懷下,民政廳將待遇調整為 14 級,每月發給生活費 141.5 元。子長縣在實際執行中按每月 150 元對待,糧食供應由 33 斤增加為 45 斤。
      1964 年 9 月,趙通儒接受新華社記者采訪,如實反映了當年接待、安置黨中央進駐瓦窯堡的情況。記者寫了內參后,使他卷入了政治爭論中。25 日,省委書記處作出批示。28 日,省人事局發出取消趙通儒生活待遇的通知,決定從 1964 年 10 月起,取消給他每月 150 元的生活費和公費醫療待遇,口糧按當地群眾標準供應。同日,延安地委決定,禁止趙通儒編寫“黨史”“烈士傳”,講“革命斗爭史”,并由子長縣公安局嚴格控制他的行動。
        文革爆發后,趙通儒進一步受到迫害。1966 年 8 月 29 日,子長縣造反派第一次召開批斗會,趙通儒第一個被戴上紙帽,綁到街頭批斗。1967年 6 月 16 日,趙通儒接待了一名北京外調人員,來人建議他去北京找中央文革小組組長陳伯達解決問題。1968 年 9 月 28 日,趙通儒在北京闖進某外賓醫院,被送到派出所審查。10 月 24 日,子長縣派人將他從北京帶回,縣軍管組作出“以法拘留呈捕”的決定,關入監獄。1969 年 9 月 20日,經延安地區革委會政法組批復,又給戴上右派帽子,送勞動教養。11月 28 日,軍管組鑒于他正在監患病期間,不便勞教,報經地區同意保外就醫。12 月 19 日,趙通儒不幸去世,終年 60 歲。
        1980 年 9 月 16 日,中共子長縣委對趙通儒問題進行了復查,做出了撤銷“以法拘留呈捕”和“右派、勞教”的決定。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魏建國 撰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2017年6月22日 改定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延安 去奇齋
 
 

 

進入論壇 來源:子長新聞網  作者:

相關熱詞搜索:

上一篇:【土地革命時期】薛蘭斌
下一篇:馬克思主義傳播安定——子長

返回首頁

About ZiChang  -  關于子長  -  網站簡介  -  聯系方法  -  招聘信息  -  客戶服務  -  相關法律

bet篮球比分